西洼

西洼

挂在墙上的镰刀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7-02 01:36    关注度:

  这是一把铁质的大镰刀,木质的长把,被磨成了淡紫色。弯弯的镰头布满了锈渍。此刻,它被静静地挂在墙上,像一个庞大的问号。并且曾经挂了大约快二十年了,就像这闲置的老房一样很少有人问津。

  昔时这把镰刀可是立过赫赫战功的,他跟从仆人割过西洼的麦,也收过东淀的豆。仆人每年种十几亩麦子,靠的就是这把镰刀收割。它还清晰地记得那场割麦子角逐。其时它的仆人仍是个毛头小子,有的是气力,有的是不服输的干劲。那时候家家种小麦,芒种事后几夜南风吹过,田里的麦子一片金黄,像金色的海洋。仆人和他的发小是最要好的伴侣,麦地紧挨着,他们商定一路开镰,还要进行角逐,谁输了,晚上就去谁家喝啤酒。

  那年墒情好,麦子长得出格壮,没腰深,穗大,丰满。他们一路来到田头,仆人拿的就是这把镰刀,今天晚上就被磨得锃明瓦亮,闪着熠熠的金属光泽,估量能够削断头发丝了。发小的镰刀明显也磨过了。另一名发小来做裁判,一声:起头!二人起头了比赛。法则是300米的地头,每人揽着两垄,谁先到地头谁赢。只看见镰刀飘动,闪着白花花的冷光,只听见唰唰的声响,麦子齐刷刷倒下,敏捷的打结,麻利的捆起。仆人挥刀自若,趁热打铁,抢先达到了起点。那一晚,啤酒是仆人家请的,也是用这把镰刀,他还帮发小割完了麦子,由于气候预告后天有雨,发小的老婆身体欠好,不克不及下地干活。麦子得抢收,这是农村种麦的老令儿。喝啤酒时他们几个年轻人还筹议着一路采办收割机。这时候,镰刀呢,它正躺在地上歇息,回忆着白日获胜的风度。

  第二年,仆人和几个年轻人添置了叫收割机的工具,镰刀用的少了,只是在收割前割开个头就行了。仆人偶尔用它去田里割点麦秸用来做饭。又过了两年,传闻仆人结合村民们办起了机械厂特地出产收割机配件,割麦子都干脆就用起了收割机,于是镰刀被挂到了墙上,仆人来取工具的时候就看上它一两眼。更多的日子过去了,它再也没见过仆人,传闻仆人的工场扩大了规模,在城里也买了楼房,几乎不回老屋了。

  这把镰刀从此再也没有走下这面墙,比来听说仆人和他的发小们要回村子扶植新农村,老屋这里要改建成公园。此刻的镰刀呢它静静地挂在墙上,像一个大大的问号。也许再问:它会去哪里?

  上一篇:金 锁

http://sarastille.com/xiwa/353.html
上一篇:西洼休闲俱乐部 下一篇:河间市诗经村乡二十里铺

报名参赛